• 2007-12-10

    Nanking (南京) - [我的观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hnforest-logs/11808585.html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70周年来临之际,我们不应忘记这段痛苦的历史。屠城的血泪和屈辱不应当也不可能被人遗忘,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心中的痛。

    本片被美国人称为“中国版《辛德勒名单》”。这是第一部以外国人的视角回顾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从创作开始就受到全世界关注,并已在今年的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上引起轰动。本片展示了许多弥足珍贵的史料,其中有一名叫约翰·麦基的西方人用16毫米小摄影机冒死拍摄的40分钟录影带。

    看完此片,我期待着我们自己的 “中国版《辛德勒名单》”。

    剧情简介

    1937年冬天,日军大举攻入南京,肆意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廿万人成冷血日军刀下亡魂,数以万计的妇女被强暴凌辱。一班有心的西方传教士、商人及医生,献出有限的力量,保卫无辜的中国人。凭着有这班有心人留下的信件及日记,加上震撼的历史片段、证词及访问,试图在70年后还原南京大屠杀的真貌。两位导演以严正的态度对待历史,藉电影敲醒人性深处的良知,当厚颜的日本右翼组织高调宣告要拍摄一出推翻日军屠杀暴行的纪录片,《南京》更显弥足珍贵。

     这是在Youtube上找到的。

     

      《南京》是第一部以外国人的视角回顾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从创作开始就受到全世界关注,并已在今年的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上引起轰动。导演之一丹·史度曼曾表示:“希望避免典型的纪录片手法,如一个又一个专家讲述,展示大量静态的照片等,而是希望通过表演和片中传达的情感力量带给观众深入心灵的震撼”。电影中有大屠杀幸存者的讲述、从6个国家搜集到的各种音像和文字资料甚至包括一名叫约翰·麦基的西方人用16毫米小摄影机冒死拍摄的40分钟录影带等珍贵资料都极大地震撼着所有观众,尤其是短片中直接表现日军暴行的内容被评为“《南京》中最让人背脊发凉的片段之一”。除了资料展示,为了把德国人约翰·拉贝、美国人米妮·沃琴(沃琴回美国不久即精神崩溃自杀身亡)等人极其真实而富有感染力的信件、日记等珍贵文献表现出来,导演还请到如乔根·普罗斯诺、伍迪·哈里森、玛利尔·海明威等多名好莱坞明星扮演目击者,在片中朗读当年这些文字记录。

    http://nanking.longhoo.net/images/nanking1.jpg

    新闻背景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那段历史”

    影片制片人莱昂西斯表示,“这是被遗忘的大屠杀”

    影片主创人员表示,拍摄《南京》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那段历史。

    莱昂西斯最初了解南京大屠杀是2005年,那时他偶然在一份旧的纽约时报上看到了张纯如自杀的讣文。张纯如是普利策获奖畅销书《南京大屠杀》的作者。张纯如在书中披露的历史细节让莱昂西斯触动,“太可怕,也太令人警醒,而且是如此悲伤。日本从未就发生的一切道歉,也不曾承认过。这是被遗忘的大屠杀”,莱昂西斯说。

    为了重现1937年日本侵华期间南京发生的真实历史,制作人员在中国花了大概一个多月时间寻找到了22位大屠杀幸存者。

    莱昂西斯说,这部电影中最震撼和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南京大屠杀目击者在摄像机前的陈述,那些幸存者现在还有少数人健在。他说:“如果我们现在不做这件事,以后就可能再也不会有幸存者了。”

    影片主创人员日前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南京大屠杀在世界上几乎不为人所知,拍摄这部影片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

    莱昂西斯表示,众多美国华人将是这部电影潜在的观众群体,“每个美国华人都将看到历史”。他也

    希望这部电影能够在日本上映,但“这不是反日,这是反战”。




    影片简评 (这是我从其他地方转载来的

    记忆是有重量的。在《索菲的抉择》中,当索菲把奥斯维辛记忆向斯丁沟讲述完之后,走向了死亡。在现实世界,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写完她的《被遗忘的大屠杀》,选择了开枪自杀。但是今天,我们谁来承受她们不能承受之重?无论如何,正像一个叫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美国导演,以一部《辛德勒名单》承载起人类关于奥斯维辛的记忆那样,同为美国人的泰德·莱昂西斯以及比尔·古登泰格、丹·斯图尔曼,以一部《南京》提示我们对于大屠杀历史的记忆。

      这是在7月3日,一个被许多家报纸放在娱乐版块的消息:这部美国在线制作、根据张纯如作品《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年南京浩劫》改编,并被美国人称为“中国版《辛德勒名单》”的纪录片《南京》,近期将在中国上映。

      应该感谢他们,为我们送来一部《南京》。也许,在今日世界某种文化共同体面前,用这样一部《南京》来承续我们民族曾经的惨痛记忆,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我仍想追问的是,这到底是不是我们最需要的《南京》?有国内媒体在报道时指出,这是一部“以外国人视角讲述1937”的影片。事实如此。《南京》所讲述的,是当年十几位欧美商人及宗教人士在南京建立避难区,保护了近25万当地市民免受日军暴行的历史。

      我们需要自己的《南京》,自己的“《辛德勒名单》”。我们曾经有过吴子牛执导的《1937南京大屠杀》,但正像舆论所指的,它仍然缺乏全景式震撼心灵震撼世界的力量。就在今年南京大屠杀70周年之际,国内也陆续有《南京圣诞》、《南京!南京!》、《日记》等南京大屠杀题材的影片投拍或筹拍。它们或许都是值得期待的,但它们仍不能掩盖长久以来中国影视界乃至文化、历史等界别的“失声”。

      很难想象,竟然是张纯如这样一个华裔年轻女子,将作为文本的“南京大屠杀”呈现到了世界。我们那么多专业人员和机构,在几十年间,为何就没有写出令国际社会确认的信史,为什么就没能将它们传之久远?奥斯维辛之后,当犹太知识分子和政治家把“屠犹”上升到人类生存困境的高度时,我们是否也曾追问过,南京大屠杀对我们这个民族思想以及人类生存的影响与意义?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西方世界对于南京大屠杀真相的认识,大部分竟然来自于美国另一部南京大屠杀纪录片《南京梦魇》。这是另外一种“很难想象”的情形:对于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外国的影视界似乎比中国的影视界怀有更大的兴趣。当我们仍然没有拿得出手的影片时,美国人已经拿出了《南京》以及《南京梦魇》,而且都是纪录片,而且都获得全球关注。

      我们的历史等专业界别,有几个人能像张纯如那样深怀责任与良知去面对我们民族的那段历史?我们的影视界,又有几个人能像泰德·莱昂西斯那样不辜负那段历史?泰德·莱昂西斯在回忆投拍《南京》的初衷时说,那是2005年的圣诞节,当时他在翻阅一份《纽约时报》时看到一则讣告: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在完成《南京大屠杀》一书不久后自杀。莱昂西斯看完报纸后随手把它放进废物篮里,但张纯如的讣告一直露在外面。“每次经过这份报纸,她的眼睛始终盯着我。”这样一双眼睛,还盯着谁?

      一部舶来的《南京》也许不是一部我们最需要的宏篇巨制,但它的确应当成为一种质询,提示我们对于我们民族历史应有的负疚感,也提示我们,对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不光是爱国主义教育的需要,也不应仅仅成为日本右翼篡改历史之后的精神应急。它是我们必须承载的重量,心灵与记忆最终的救赎之道,也更是一个民族可以保持清醒并汲取力量的源泉。

     

    http://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104148/feedsky/foest2/~/gtsp/zt2/8d3e5/lnk.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通知 2007-12-10

    评论

  • 只有王者才能书写真正的历史。有人类,就不可能存在客观。
    回复秦风说:
    说的挺有道理的:)
    2008-06-21 20:19:42
  • 其实国内反应这一题材的影片也很多。早的,吴子牛拍过《南京大屠杀》,秦汉、刘若英和日本演员早乙女爱主演。最近陆川也在拍摄《南京!南京》。严歌苓的小说《金陵十三钗》据说也要拍成电影。最近有关张纯如的片子也快上映了。这个题材,是中国人不该忽视和轻视的题材,不过现在的视角,可能会有所不同的。还是一句话,勿忘历史啊。